Monday, February 6, 2017

【朵朵】:流產手術

當醫生宣佈寶寶沒有了心跳,我不知道該如何反應。
當車子開了將近30分鐘,快要到家了,我在后座失聲痛哭。

醫生說現時不能進行流產手術,因爲朵朵已是一個成形的胚胎,必須再等兩周就是新年之後看看如何,同時也等胚胎自然縮小才能做手術,如果現在做會流很多血。

回到家裏,我躺在床上,什麽都不想去想,眼淚就是一直不斷的流。
老公說,“去洗個澡好嗎?”
在洗澡間,看著微隆的肚子,我痛徹心肺的哭。
之後那天,我沒去上班。
在家累了就睡。
老公見狀,我知道他心裏很不捨,他更不忍。
所以他說,“我們不要再生了,看你這樣我很心疼。”
其實他心裏的痛不會比我少,可是爲了我他一再堅強。
直到某天,他坐在我旁邊,握著我的手,流著淚說,“其實我們有兩個可愛的孩子啊!”

第二天,我囘公司上班了。
辦公桌一堆未完成的文件。
好友問我爲何不多休息幾天?
我看著公司的那些人,心裏想,“能嗎?”
我不在,東西只會一直堆積在我桌上,絕對沒有人會去看看能不能接手完成的。

之後幾天,老公說不如去看另一個醫生看看怎麽說。
其實我心裏很清楚第二個醫生會有什麽結論,因爲部分孕期徵兆已經漸漸淡去。
可是我還是説好。
看完第二個醫生,我撥了電話給我的產科醫生問她能否在新年前幫我完成流產手術。
結果她說不可以,而我才發現原來她是要我用自然產法把胚胎生出來!
對我來説這是非常殘忍的!
我絕對、絕對不要清晰的去記得她是如何離開我身體的。
這一定會成爲我這輩子的夢魘!
最後,決定讓第二個婦科醫生做這個麻醉的流產手術。

1月26日入院。
1月27日,早上9時,我被推進手術室,躺在冰冷的手術臺,不一會兒就昏厥過去。
睜開眼,一切已經結束了。
清晰的知道,她離開了我。
確確實實的離開了我。
在手術外,看著那些工作人員來回往返,我強忍住淚水。

原本很害怕的一切,已經成爲了事實。
醫護人員問我感覺如何?
沒有任何醫生說會有的痛楚,
沒有丁點兒護士說的暈眩,
除了心靈上的創傷,什麽感覺都沒有。
夜深人靜時,我摸著平坦的肚子,想起了我的朵朵,在病床上失聲的哭了出來。


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