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day, February 6, 2017

【朵朵】:朵朵

從沒想過,在39嵗這一年會經歷人生中最大的挫折。

2016年的末端,雀躍著上天送給我最好的聖誕禮物,我懷孕了!
這個算是一個美麗的意外。
雖然先生一直說不要孩子了,因爲兩個男孩已經搞得我倆頭昏腦漲。
可是第一次產檢就有人問醫生什麽時候能知道寶寶的性別。
全家上下,大大小小,老老少少都為這個消息感到歡欣。

短短一個月時間,我們從天堂跌進了地獄的深淵。
第二次產檢,滿懷希望帶著兩個兒子一起去,想說讓他們看看或者聼聼小寶寶的心跳,結果醫生說找不到。醫生證實寶寶沒有了心跳。

就這樣,朵朵走了。
活在我體内13周6日的她離開了。

從診所出來,兩個哥哥也不知怎麽一回事。
哥哥突然問我,“媽媽,你的肚子有一個baby啊?”
回到家裏,弟弟說,“媽媽,我要跟baby講話。”
時間雖然短,可是在這個月裏,他們兩個已經習慣了將有一個小寶寶。

我不知道該如何跟兩個哥哥解釋。
“孩子,對不起,baby已經不在了。”

曾經幻想她出世時會是如何?
曾經幻想聞到她的嬰兒香。
曾經幻想抱著她的感覺。
所有孕期的徵兆還在,
可是她已不再。

沒有言語可以表達這種痛楚。
沒有東西可以撫平這種傷口。

哭泣不完全是因爲失去了。
而是不知道該如何再繼續。
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